感覺孩子承受挫折的能力

經常被身邊的朋友問到的壹個問題是,感覺孩子承受挫折的能力很低,該怎樣讓孩子學會承受挫折呢?


  父母們常使用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幾種:講道理,訓斥,挖苦,拿鄰家的孩子激勵,心疼地幫助,警告,給予或撤回愛,物質獎懲等。真可謂軟硬兼施,恩威並重,有的循循善誘,有的簡單粗暴,有的溫柔壹刀。但是,效果卻甚微,甚至還會有反作用。


  心理挫折,是指人們在某種動機的推動下,好多家長都想知迪士尼美語世界好唔好,所以希望透過迪士尼美語 評價及OXFORD用家分享。 想要達到的目標受到阻礙,因沒有辦法掃除障礙而產生的緊張狀態或情緒反應。顯然,挫折是外在的,更是內在的,是壹種內在的情緒狀態。既然是內在情緒狀態,如果僅僅從外部著手,眼睛盯著孩子,想要通過糾正孩子來提升其抗挫折的能力,顯然是收效甚微的。


  事實上,父母忍受不了的挫折,往往通過孩子表現出來。真實往往很殘酷,所以,我們往往更不願意或更害怕去自我反思。相對探索自己,糾正孩子往往更容易。


  父母忍受不了的挫折,往往通過孩子來呈現


  壹天從幼兒園回家的路上,兒子興奮地給我描述說:“我們自己組建了‘閃電大隊',我是副隊長,A是大隊長,B和C是兩員大將,還需要壹些兵,回頭我們再加入些兵”。


  我瞬間忽略了兒子的興奮,第壹反應間竟然是,“嗯,副隊長,為什麽不是大隊長呢?”兒子洋洋自得地說:“是我自己選擇當副隊長的,我就是要當第二厲害的”。我確認他知道副隊長的意思,還不甘心,又問建立閃電大隊的事是誰提議的,兒子說:“我呀”。聽到這,心中好像感覺欣慰些。


  忽然,我對自己的反應感到好笑,“不就是小朋友之間玩嗎,至於這麽認真嗎?”此刻覺察到自己內在的那個小女孩的執著需要:獲得第壹名,通過學校的成功獲得存在感和價值感。


  童年的記憶中,我真正對自己有認識,緣於小學三年級的壹次數學比賽,無意識地考了學區第二名,要去縣裏參加比賽。這件事就像夜空裏的壹道閃電,劃亮了我混噸的自我意識。當時有壹種很不真實的感覺:“我行啊,我原來這麽厲害!”老師和校長都壹下子知道了我,覺得自己像個大人物壹樣。從此,好多家長都想知迪士尼美語 世界好唔好,所以希望透過迪士尼美語用家評價及OXFORD用家分享。我的學業開始上升。


  當面對兒子時,我潛意識深處那個“內在小孩”部分的需要瞬間就出來了。為什麽說是潛意識呢,因為我以為那個考完試就關心排名的小女孩早已是歷史了,意識層面上也認為自己根本不在乎排名,也不希望兒子將來為第壹名所累。


  然而,在那壹刻,我知道:是我想要第壹名,我覺得第二是挫折,而兒子絲毫沒有這個概念。當覺察到這壹部分時,我就從挫折和焦慮的感覺裏出來了,輕松愉快。接下來和兒子的交流就只是想要了解,沒有了最初的緊張。


  如果我沒有覺察到自己潛意識裏的挫折感,就很可能通過自己的方式隱秘地給孩子施加壓力,傳遞的信息可能是:妳要當第壹名,因為第壹名才是有價值的,值得愛的。兒子接受到這個信息,同時就可能激發挫折感,並且可能在他以後拿不到第壹時會呈現,或者表現得過分擔心和恐懼失敗,發展下去抗挫折能力就會不斷降低。


  挫折感是孩子從全能感到現實感的過渡


  兒童在3歲以前,敏感的養育往往可以獲得壹種健康的全能感,簡言之,即嬰兒可以讓任何事情發生的感覺,像神壹樣的全能。這種全能感是自信的核心,如果未發展充分,成年後也往往在幻想層面保留很多全能感。


  因此,全能感最初必須通過控制父母獲得充分的發展,以建立自信的核心,接著,要逐漸地打破這個全能感,獲得真實的自信。


  3-6、7歲之間,隨著兒童認知能力的提高,發現自己並非全能,甚至連個積木都搭不好,這種受挫的感覺肯定不舒服。想壹想神仙的法寶失去法力的感覺該有多沮喪,就可以理解孩子正在經歷著的感受了。


  他們有時會表現得非常脆弱哭泣、發脾氣扔東西、攻擊人等。但這個時刻雖然痛苦,但也是重要的時刻,他正在學習體驗真實的挫折感,接觸真實的世界,提升現實感。妳要留意壹下這個年齡的男孩有多喜歡奧特曼,女孩多喜歡巴拉巴拉小魔仙,就能夠懂得孩子在用各種方式嘗試著創造壹個過渡空間,讓自己慢慢學習接觸現實。


  如果孩子的反應喚醒了父母自己受挫的內在小孩,而父母又不自知時,就可能在痛苦、說不出的難受和心疼甚至憤怒的驅使下,快速地介入,通過外部行動緩解內在情緒的緊張,從而斬斷了孩子從挫折中恢復的機會。


  不過,父母也要盡到應盡的保護義務。有的父母因為本著孩子的事情自己解決的原則,任由孩子被傷害或者任由孩子傷害別人而不叫停或介入,也是不合適的。父母的功能是照顧或保護幼仔存活,直到他們自己能夠獨立生活。因此,如果孩子面臨現實危險而不是想象的危險時,父母也需要適當地介入,千萬不要矯枉過正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